方圆几里

一点点个人看法

恩 转一次

恰如灯下:

嗯⋯⋯我说多一点点吧⋯⋯

人,总是丰富复杂的⋯⋯

不要因为单纯看了营销号设好的人设而给他们贴标签⋯⋯

他们始终是活生生的人啊⋯⋯

不要总是在蟒蟒他们那边说辛苦看他们秀恩爱难怪你瞎
不要总是在博儿微博下面说你怎么还活着你怎么还不跑

不要把他们片面化了⋯⋯

我也是新粉,和大家一起补着他们过去的时光⋯⋯

纵使往事不可追,但如果不知道昨日的他经历了什么,又怎么会明白今日的他?

大家一起愉快地嗑獒龙,一起愉快地爱我们的胖球队吧~


玉靉莞:



嗯。还是再转一次。



景鲸:...





失恋后,我们总爱问:
  “我怎样可以忘记他?我很想忘记他,但我就是没法忘记他。”
    如果没法忘记他,就不要忘记好了。
    为什么要那么痛苦地去忘记一个人?时间自然会让你忘记他。
    现在,我请你干万别想着一头粉红色的大笨象。
    请问,你想到的是什么?
    你立刻就想到一头粉红色的大笨象了。
    你愈努力想去忘记,你愈是无法...

如何对待疑似出轨的男友

OOC    私设如山 


凌远静静地看着吧台那和一个金发少年亲密交谈的年轻男子,心情有些糟。

 “这个人永远是个发光体。”他有些不是滋味地想着,不知道接下来是应该转身就走,还是上前和那人打招呼。

  事实上,那个人,是他的男朋友。

 “嗯?你是说陈亦度在酒吧勾搭了个男孩,后来还接吻了?!”好友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
“嗯。或者是被勾搭了也说不定。”凌远闷闷地拿起酒杯一饮而尽。

“那你要怎么办?和他分了?”

    就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办,所以凌远才会去和好友说这件事。  。

    陈亦度...

Alfred Tennyson: Ulysses 丁尼生:《尤利西斯》


It little profits that an idle king, | 这太无谓——当一个闲散的君主
By this still hearth, among these barren crags, | 安居家中,在这个嶙峋的岛国.
Match'd with an aged wife, I mete and dole | 我与年老的妻子相匹,颁布着
Unequal laws unto a savage race, | 不公的法律,治理野蛮的种族,
That hoard, and sleep, and feed, and know...

在看中央十,好多糖

希望你好好的

© 方圆几里 | Powered by LOFTER